集采影响终端生态药店是那个“意外获益者”吗?

  • 时间:2021-06-11 04:1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《21世纪药店》依托于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的权威产业平台与专业研究机构,以深入一线的专访,全景展示中国药品零售业态与竞争格局;以精准的终端需求把握,全面提升药店一线从业人员的职业技能与专业素养,版面内容设置与策划紧紧把握产业脉搏。

  进入4月,上市生物医药类企业密集披露2020年年报,为业界探讨这一问题提供了绝佳的角度。从已披露的年报来看,上市药企业绩有喜有忧,几家欢乐几家愁,影响的因素有很多,而集采则被众多企业重点提及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集采作为“药改”组合拳中最具杀伤力的招数,无论是对上游还是下游终端的影响并未完全显现。随着集采扩面扩品种,以及省(市)级带量采购、区域性联盟采购、全国性联盟采购等多类型探索的开展,会不会有更多的企业跟进或退出?价格和降幅权重调整如何进行?终端品类变化几许?上游振荡终端如何共振?等等此类问题,将在7月20~24日举行的2021米思会拨开迷雾。

  国家医保局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,集采实际采购量已达协议采购量的2.4倍,节约费用总体超过1000亿元。2年时间挤压如此多的“水分”,着实不少了。

  即便如此,从已发布年报200多家药企的业绩来看,由于中标品种放量,集采正向提升了不少中标企业业绩。

  如海正药业、华海药业、诚意药业等中标企业,都实现了以量换价业绩兑现。海正药业2020年报显示,公司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13.54亿元,较2019年度增长2.55%;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4.17亿元,较2019年增加3.24亿元。其年报提到,公司11个主要药品在集采中中标,集采中标解决了公司产品在招标省份市场准入问题,有利于提升公司产品的销售收入,扩大终端市场的占有率,提高公司销售收入和利润。

  已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四川汇宇制药,集采带来业绩飙升让人“眼红”。其中标产品培美曲塞二钠年销售额2018年不足3000万元,2019年中标后飙升至6.5亿元,2020年将近翻一番为12.36亿元。

  因集采受益的并不是上游药企的专属,零售药店也分了一杯羹。据一心堂2020年报,其2020年集采品种销售额占门店总销售额的7.7%,销售数量是2019年的27.4倍,毛利率逐步释放。

 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信立泰因无缘中标,2020年营收27.39亿元,同比下降38.74%;归属净利润6086万元,同比下降91.49%;扣非净利润386.1万元,同比下降99.40%。

  不过,海正药业表示,随着集采品种逐渐扩大,如果公司部分产品被纳入集采范围且未中标,将有可能对公司的销售收入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。主营胰岛素药物的甘李药业,因担忧胰岛素国家专项集采预期对业绩或产生较大影响。而不少外企则采取“来竞标不大幅降价”的参与方式。

  随着国采第五批启动、集采常态化制度化以及多形式互补的不断探索,不确定性因素让药企对未来业绩几何难以判断,终端市场将迎来哪些变化和连锁反应?

  值得注意的是,自集采开展以来,因生产、价格等因素导致中选产品断供的事件也曾发生过,云南、辽宁、北京等地医保局都有公布集采中选企业未正常供货情况。也有部分企业存在恶意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,拒绝履行中选义务。

  而对于出现药企违反招采合同的,国家医保局在2020年8月发布《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提出建立信用评价目录清单,对不正当价格行为、扰乱集中采购秩序、恶意违反合同约定等有悖诚实信用的行为,纳入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范围,企业也将面临产品被撤网的处罚。

  事实上,“断供”的背后反映出了当前药企对集采复杂的心态。对于品牌小厂来说,集采就是一个“名利场”,低价中标,赚不到什么钱,甚至亏本几百万咬牙投标,中标就等于给自己打一个广告。

  还有部分企业因为中标品种用量巨大,加上一些地区集采药品的实际执行量远大于实际报量,还得同时供应多个地区,难免力不从心。相似的情形还有,中标品种用量巨大,但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少,整个市场由2家中标企业供货,无论是生产还是配送都面临巨大的压力。

  而且不少企业要满足一年的报量,需要增加生产线和工人,无疑进一步增加了运营成本,显得进退两难。也有部分企业低于成本价中标,在满足报量后,出于成本、业绩等方面的考虑,对增量部分采取拖延战术。此外,原料上涨也是企业难以正常供应的重要因素。

  不仅如此,药企一方面要应对国家集采,另一方面还要应对省、市级的集采,这会不会加剧“断供”的情况发生呢?“断供”品种不仅影响到医院终端,很多药店终端也没有货,未来终端产品结构因此会发生什么新变化?又该如何应对呢?

 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集采对药店的影响还处于可预见的范围,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。

  各地鼓励药店加入集采,实质是降低了药店获取价低、优质品种的门槛,即使是这些品种作为吸客品类,但由于药店有更多大健康产品,相比医院有更灵活的应对措施。

  一心堂此前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表示,综合来看,集采品种虽然毛利率低,但为门店带来了新的流量增长机会,同时借助集采品种,获得了与更多产品合作的机会,进而带动更多销售。

  其次,药店渠道越来越被上游工业重视,包括很多外企都通过各种形式与药店在慢病管理、DTP药房等业务上进行深入的合作,产品供应并不缺。

  在2020年广东药店参与集采后,有药店老板表示,包括原研药在内的药企主动跑来与药店合作,给予一定的资源倾斜,这在以往是很难见到的。

  不过,集采对药品价格的冲击也不容小觑。有头部连锁负责人认为,短期来看,随着药品集采面越来越宽,整个行业的毛利率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下滑。从长远来看,集采新规则将加剧行业洗牌,颠覆行业生态,未来医疗市场格局、产品结构、营销规则、竞争机制、零售市场等都会发生变化。

  尤为关键的是,从2009年开始的新医改,主要以“药改”作为切入口,当药品(中成药、西药、生物药等)、医械等产品都纳入集采(国家级、省市级)范围后,药店还能像现在这样“独善其身”吗?目前“滋润”的日子能过多久?集采会不会成为大连锁和中小连锁竞争的分水岭?

  以上有关集采的种种问题,可能每一个从业人员都想得到答案。2021米思会以“寻找确定性——新生态·新秩序·新未来”为主题,通过探讨集采对终端生态的结构影响等热点议题,与行业一道寻找答案,跨越未知的鸿沟,留下路标。澳门最快开奖现场结果